在老去的流年塵埃裏

  愛一個人何必在一起,懷念就好! 如今到底人西去,買斷春雷,亂絮笳悲,教似花愁歸太遲。
  
  此生此夜傷前事,世路輕迷,霜送無時,悲兮莫兮生別離。
  
  —題記
  
  雨井煙垣,肆無忌憚的北風忽隱若現,總刺人心骨。遠遠地望去,眼角濕了,略帶一身孤影,黯然神傷。多年過去,不敢提筆,生怕寂寞依舊深重,始終如影隨形,不願忘卻,想忘卻,又不忍忘卻,莫過於太早的死亦或者是寂寞的死,直感到一種淒涼和悲哀。哀,莫大於心死,月,非長在夢生,故事、歷程、無助、沒人曾曉。
  
  背上行囊,走過山重水複,蕭蕭白髮故依然,太多的無奈,印證了只是個漂泊的伶人,人間的惆客,唯,斷腸聲裏憶平生。再回首,無病呻吟也是治療悲傷的沉澱物。世情薄,人情惡,淚流,血流,縱使逆流成河,無處逃遁,造就斷橋了卻:”斷鴻,斷魂,欲罷不能,欲愛不忍”。待死生後清醒疼痛苟活著,仍是寒涼沒有暖,悲哀沒有喜,剩下得殘缺零碎,亂無章記,只是一場春朝秋兮,然後,鬢雪心灰:“未生我時,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不談往矣,今爾為哉,舊約前歡,此念,無重少樂。”
  
  戲的開始,也是戲的落幕,而我,不是戲的主角。一個極度缺乏愛的“孩子”,它充滿了一生的悲涼,皆活在孤獨,痛苦,寂寞的邊緣,天黑,看不見,每年的“626”,是黑色星期二的葬禮。這一路行來,彷徨無助,無人問津,蒼涼了書簡裏的新詞舊夢,心事莫要休重訴說,爭如多病長閑。一直,將自己比作成孤雁,可憐世俗沒有提供一個遮風擋雨的巢穴安住,慰藉老了此生。孤雁,飛渡滄海,過盡似猶見,相約萬重雲,總盼月明回,偏偏有情卻被無情回,長天的一聲低喚,成了孑然一身渡宿於笛裏關山,程程孤寂,程程疲累,聲聲焦灼,聲聲哀吟,最終,孤老身死。
  
  總說,梅花是我的劫,年年賞梅時,都會無端落淚。何曾懂?將有一天,你的突然離去,此生,唯有梅花陪我度過無數個寥寥寡歡。
  
  疑懼心,因你而起,皆由我愛極了你。於你而言,只是世界的某一人,於我而言,你卻是我的世界。與你長相廝守,連光陰都是美的。一生一世,不長不短,只有愛過,深愛過,才會懂得擁有以及被擁有的甜蜜。你來了,春也便來了,你走了,黑夜永遠藏住著零下11度的孤獨。無論錯與對,都是出於愛你的心,請別輕易離開,也別說無期,好麼?只要你的存在,幸福的感覺,那便是地老天荒,白髮如霜。
  
  多想,當你老了,讀起“老掉牙”的故事,念我,年輕時曾為你寫下過的無數詩篇,潛伏在平仄行間的誓言,憑藉著清風,記錄著最初的愛戀,才雨又晴。

那些高大善飲的南方籍士大夫

明朝筆記史料《萬曆野獲編》第十二卷之《士大夫偉狀》記載,明朝萬歷年間,京城有位名叫王文邁的官員,長得奇形怪狀,像只蜘蛛。王文邁是京城人,也就是北方人,按道理應該比較高大,實際卻身高不滿四尺,遠遠低於“身長七尺”的男兒標準。王文邁才華不錯,是萬曆辛醜年進士,會寫詩,然而他的護膚品個人化這段婚姻,跟《水滸》中那些輕薄子弟垂涎潘金蓮而嘲笑武大郎的行為類似。

當然,說王文邁夫婦是武大郎、潘金蓮之配,那是從外形上而言,王大人本人還是很有才的,他們的夫妻關係也很穩定,沒有出現武大郎那樣的悲劇。所以,現實比小說要有喜感。

按照一般的邏輯,北方人的身高要稍長於南方人,《萬曆野獲編》的作者沈德符,長年生活在北京城,他也看到這樣一個事實,“士人生於西北者,類多長身偉貌”,西北籍的士大夫大多高大偉岸,讓人想起三國的西北英雄馬超。這可能是水土決定的,“風土使然”。

不過,也不盡然,沈德符就認識一些南方籍士大夫,長得也很高大偉岸。他舉例說,有兩位浙江籍改善膚質的京官,一位名叫王士昌,浙江臨海人,一位名叫朱燮元,浙江紹興人,都很高大雄壯。據沈德符目測,這兩個人都是身高八尺,腰圍粗壯的彪形大漢,“昂藏八尺,腰腹十圍”。其中朱燮元的體重達四百斤,有點駭人,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減下肥。

綻放出一樹的花開嫣然

南國山鄉的夜喲,這醉人的夜,這讓人神思夢想的夜,這留下山裏人多少愛恨情仇的夜,令人幾多感慨!幾多思索!一

生命的旅程中,因為充滿溫暖的相遇而美麗多彩,因為隔山隔水的牽掛而愈加讓人珍惜。陌上紅塵,邂逅擦肩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某個不經意的瞬間,你路過我的城池,我途經你的流年,相伴走過一程風景,而後,終會因緣分散盡各自踏上前行的旅程,如浮萍般各安天涯,兀自悲歡。然,始終堅信,無論前行的旅程中有多少荒蕪,多少離散,總有一份緣,涉入而來,讓遠隔萬水千山的兩顆心慢慢靠近,讓一份情誼如春天枝頭的蒼雋景翠,。

若,忽有人可以想是一種幸福,那麼,被人輕輕的想起更有一種馨香的幸福彌漫。

收到姐姐從遠方寄來的快遞,正是細雨濛濛的春日午後,捧著這份普通卻同樣萬分珍貴的從千裏之處寄來的特殊的禮物,心底的感動不知道該如何用語言表雋景達。

事情還是去年稍晚的一些時候,看到姐姐在空間裏自己拍的薔薇圖片,一叢叢,一簇簇,在陽光下恣意的開放著,仰著一張張粉嫩可人的淡淡笑臉。潔白、粉紅、溫潤、柔軟,淡淡的猶如少女超凡脫俗的容顏,只一眼,目光便不忍離開。

一直是喜歡花的,但對於開花的植物一直比較挑剔,鮮豔的覺得過於喧鬧,碩大的又覺得過於豐腴,濃郁的過於浮躁,唯獨對清新、雅致的花兒情有獨鐘。

北方的春總是姍姍來遲的,等南方的桃花李白開遍,芳草爬滿階亭,玉蘭綻放成一片燦爛之時,北方的春還在未曾抵達的路上。穿行在鋼筋水泥的建築間,只有零星的幾棵楊樹、柳樹,微微和煦的風與春相伴。楊萬裏說:“人間四月芳菲盡。”可北方的春,足足的要拖到五月份才能看到一絲絲新綠躍上紙頭。春至,風暖,花開,燕來,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泥融飛燕子,沙暖睡鴛鴦。春風是詩,春雨是畫,交織成一幅多麼令人沉醉的畫卷。走過嚴寒,走過冷酷,誰不希望走進花開葉暖的人間四月天,美好的春天,總會給人們帶來的太多的希望和雋景憧憬。

攜一眉淺笑行走在無邊的曠野裏,若是在一叢叢綠樹之間驀然發現一樹樹嫣紅傲然怒放,該是何等的欣喜若狂,該如何才能表述盡心底的欣喜和繾綣?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一次的擦肩而過,世間的每一份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若,人與人之間的相遇需要一份緣的牽系,那麼,與一朵兒的傾心相逢也應該是一份冥冥中註定的情緣吧?

深深地珍藏起那道轍

《如煙青春》後記
 
  當我把《如煙青春》的文稿最後一個字敲打完,我沒有因完稿而欣愉,也沒有因文章中的人物的命運而悲憫。而是癡癡地看著昏花的顯示幕,就似金色的秋,凝望著緩墜的夕陽,一片燦然。
  
  夜已深,窗外送來一陣陣秋風,靜謐的月光撒照在書房,鋪一地銀光。坐在月光下,我就像一invision group 洗腦只固執的魚,遊弋在月色,甘守著自己的透明。冷冷的寒意,皎潔的夜空,沒有絲毫的浮誇和修飾,寂寞此時無限的擴張、囂焰。
  
  我喜歡秋,更愛秋夜。入骨的秋風、羸弱的枝葉,斑駁的樹影、如水的月色,總是能觸動我的心弦。嚶嚶般的琴音響徹夜空,不絕於耳,這天籟之音是我的心和秋的和聲。樂曲環繞夜空的高遠,思緒因此而拔節,心的軌跡因此而延伸,漫漫無際,沒有交界點。
  
  一粒相思的火苗/在秋夜中跳動/煽動黑夜的黑/心/失去了武裝/淪陷的城池/流淌著/楓葉的紅/寂寞此時/綻開一朵/妖豔的花
  
  近兩個月,我一直沉浸在小說的人物故事的情節和文字裏,有時都不能分辨出自己是置身於故事裏,還是故事融入自己的生活中。如鷹隼般,總是無法尋找到自己影子,生存在一個亙古的空間,品味著來自虛無、飄渺、高壓、凜冽的高度。我因此而苦惱、憂煩,這不是我的生活,也不是我想invision group 洗腦要的生活。我甚至都佩服自己,是怎樣熬過那段煎心的日子,是什麼樣的動力,讓我能完成這篇作品。也許是秋風送來的上帝禮物,也許是季節的產出,也許是生活的膨脹,也許,沒有也許。
  
  記得一個小友說過:詩人總是孤獨的,因為他的收穫是讀者的眼淚。是喲,徘徊在另類的邊緣,總是有一種臨絕頂的感覺。其實我不想有劈柴喂馬,關心蔬菜和麵朝大海的博大,也不想成為矯情的對拱橋搖手的詩人。我只想記錄一下我當時的心情、想法、看法。至於有沒有衝突其他來自異度的魔障,或來自陽光下的陰霾,我沒想過,真的。我沒有想過。
  
  每當我觸摸被時光風化的岩石,細微的顆粒總是刺硌我的手,鈍鈍的疼,厚實而安逸。相對於秋,把青澀抹殺而產生碎焠的飄隱滴香,我更喜歡這種渾厚的味道。就像我的作品《如煙青春》,我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感覺和經歷寫在作品裏。以致我的親朋好友都問我,是不是自己的情感經歷,為什麼總是雋景 課程用一些生疏生僻的詞語?面對大家的疑惑和茫然,我否然一笑,文學,這就是文學的魅力。我的作品肯定有我的影子,至於詞語,我肯定選用的是我認為最能表達我的意圖的字詞。詞語只是表達思想的工具,我不奢求成為巨匠,偶爾閉門造車,也不失一種樂趣。就像我不奢求世人都喜歡我的作品,不奢求大家都能理解和親近我一樣。
  

碧水東流至此回

這首詩寫了碧水青山,白帆紅日,交映成一幅色彩絢麗的畫面。但這畫面不是靜止的,而是流動的。隨著詩人行舟,山斷江開,東流水回,青山相對迎出,孤帆日邊駛來,景色由遠及近再及遠地展開。詩中用了六個動詞“斷、開、流、回、出、來”,山水景物呈現出躍躍欲出的動態,描繪了天門山一帶的雄奇闊遠。一、二句寫出了天門山水雄奇險峻不可阻遏的氣勢,給人驚心動魄之感;三、四句寫足也寫活了渾闊茫遠的水勢。

“天門中斷楚江開。”這兩句寫詩人遠眺天門山夾江對峙,江水穿過天門山,水勢湍急、激蕩迴旋的壯麗景象。第一句緊扣題目,總寫天門山,著重寫出浩蕩東流的楚江衝破天門山奔騰而去的壯闊氣勢。它給人以豐富的聯想:天門兩山本來是一個整體,阻擋著洶湧的江流。

由於楚江怒濤的衝擊,才撞開了“天門”,使它中斷而成為東西兩山。這和作者在《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中所描繪的情景頗為相似:“巨靈(河神)咆哮擘兩山(指河西的華山與河東的首陽山),洪波噴流射東海。”不過前者隱後者顯而已。在作者筆下,楚江仿佛成了有巨大生命力的事物,顯示出沖決一切阻礙的神奇力量,而天門山也似乎默默地為它讓出了一條通道。

第二句寫天門山下的江水,又反過來著重寫夾江對峙的天門山對洶湧奔騰的楚江的約束力和反作用。由於兩山夾峙,浩闊的長江流經兩山間的狹窄通道時,激起迴旋,形成波濤洶湧的奇觀。如果說上一句是借山勢寫出水的洶湧,那麼這一句則是借水勢襯出山的奇險。有的本子“至此回”作“直北回”,解者以為指東流的長江在這一帶回轉向北。這也許稱得上對長江流向的精細說明,但不是詩,更不能顯現天門奇險的氣勢。

可比較《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西嶽崢嶸何壯哉!黃河如絲天際來。黃河萬裏觸山動,盤渦轂轉秦地雷。”“盤渦轂轉”也就是“碧水東流至此回”,同樣是描繪萬裏江河受到崢嶸奇險的山峰阻遏時出現的情景,但作為一首七言古詩,寫得淋漓盡致。從比較中就可以看出《望天門山》作為絕句的崇尚簡省含蓄的特點。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這兩句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第三句承前第一句寫望中所見天門兩山的雄姿;第四句承前第二句寫長江江面的遠景,點醒“望”的立腳點和表現詩人的淋漓興會。詩人並不是站在岸上的某一個地方遙望天門山,他“望”的立腳點便是從“日邊來”的“一片孤帆”。

讀這首詩的人大都讚賞“兩岸青山相對出”的“出”字,因為它使本來靜止不動的山帶上了動態美,但卻很少去考慮詩人何以有“相對出”的感受。如果是站在岸上某個固定的立腳點“望天門山”,那大概只會產生“兩岸青山相對立”的靜態感。反之,舟行江上,順流而下,望著遠處的天門兩山撲進眼簾,顯現出愈來愈清晰的身姿時,“兩岸青山相對出”的感受就非常突出了。

殘懷與冷炙

“數年來往鹹京道,殘杯冷炙漫消魂”,是失意後淒涼冷落境遇的寫照。從詞裏的“西秦”、“鹹京道”地點上看,當是晏殊被貶知永興時,慨歎自己的不平境遇而作的。可見作者這首詞確有“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之寓意。這首詞的整個口吻都寄託著感慨。“殘杯冷炙”語本杜甫《贈韋左丞》詩:“騎驢十三載,旅食京華春。到處潛悲辛”,此處寫歌女境遇如此中醫生髮食療可悲,令人“消魂”。

“衷腸事,托何人?”歌者因為封建社會女子沒有獨立的地位,盼望能找一個可以終生相托的人,盼望找到一個足以托身的所,可以安身立命,終生為之奉獻而不改變。“衷腸事”,是指內心的事,這裏是指終生相托的大事。

“若有知音見采,不辭徧唱陽春”,仍是以歌女的口氣自述:假如有一個知我心的人“見采”(“采”,選擇、接納),那麼我將唱盡高雅美好的《陽春白雪》的曲子,把一切最美好的東西都奉獻給他。這雖然是一個歌女的口吻,但又體現了一個中國舊知識份子、封建士大夫的報國之情。這裏的“若有知音見采”之“若有”是實無,也就是悲歎Pretty renew 美容找不到知音。

“一曲當筵落淚,重掩羅巾”了。可以想像得出,這個歌女酒筵前唱歌,想起當年得意之時的滿堂彩聲,眼下卻這樣淒清冷落,不禁當即流下了眼淚。而當時這個筵席前,作者由歌女之悲哀,引起了自身遭貶受逐,客居外鄉的悲傷。晏殊所托喻的是歌女,而歌女內心即使有悲哀,眼中有淚水,也要“重掩羅巾”,不能讓人看到。“重掩”,是屢次流淚,屢次擦幹。每次感到悲哀,都要強作笑顏,其悲哀就更為深重了。

這首詞在《珠玉詞》中是別具一格的。從思想內容看,它一反以往流連酒歌的生活、相思離別的閑愁、風花雪月的吟詠,而是反映了一個被侮辱、被損害的歌女的不幸命運,具有較強的現實意義。從作品的風格來說,也一反以往的雍容華貴、閒雅圓融,而變得激越悲涼。這一轉變或許與作者罷相知外郡的境遇有關,雖則詞中沒有象自居易的《琵琶行》明寫“坐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但讀者仍可以看出作者借歌女之酒杯澆自己塊壘空氣清新機的寓意。

這份相思別恨誰理解

這首《謝池春》用通俗淺近的語言,寫離別相思之苦,其中可以看出柳永“市民詞”的影響。

開頭三句,點出節令,中間隔過四句之後,又說“正佳時,仍晚晝”,繼續點出黃昏時分。這樣,所謂“正佳時”的“佳”字,才算有著落,有根據。可見章法針腳之綿密。上片寫景,以“花徑斂餘紅”等四個五言句子為南乳花生主體的。

這四句,筆鋒觸及了構成春天景物的眾多方面,又各用一個非常恰當的動詞把它們緊密相聯,點得活生,有聲有色,有動有靜。“飛絮沾襟袖”一句裏,已經暗示了“人”的存,為過片處的“著人滋味,真個濃如酒”作一鋪敘。著人,是“讓人感覺到”的意思:“滋味”究竟是什麼,卻不能說得具體,只好用酒來比喻,而且又用“濃”來形容,用“真個”來強調,以誘讀者儘量用自己的感受和經驗去理解那種“滋味”,從而把這個比較抽象的概念變得可以體會、可以感悟。

冬日的殘寒散盡,小雨過去,已到了清明之後。花間的小徑聚斂著殘餘的落紅,微風吹過池沼縈繞起新的波縐,小燕子在庭院門窗間穿飛,飄飛的柳絮沾上了衣襟兩袖。正是一年中最美妙的時候,夜晚連著白晝。令人感到滋味深厚,真個是濃似醇酒。
頻繁地移動腰帶的空眼,只是那麼白白眼看著病懨懨地消瘦,不見她卻又相思,見了她卻還是分離,相思依舊。為此要問與其頻頻相見,何如永遠親密廝守?天公無情天不老,人有情卻落得孤獨無偶,姑且將它交托庭前余仁生保嬰丹的楊柳。

過片後的四個五言句,是這首詞抒情部分的核心內容了。這四句寫得深,寫得細,它把“不見”和“相見”、“相見”和“相守”逐對比較。冠以“為問”二字,表明這還只是一種認識,一種追求,只能祈之於天、謀之於人,可是“天不老,人未偶”,仍然不得解決。“天不老”,本於李賀的名句“天若有情天亦老”,反過來說,天不老也就是天無情,不肯幫忙,於是“人未偶”,目前還處於離別相思的境地,實沒有辦法,只好“且將此恨,分付庭前柳”。分付,有交托之義。將相思別恨交付庭前垂柳,則留下了各式各樣的思索的餘地,正所謂含網上證券交易 平台蓄而雋永。

柔美中透著清麗

“ 忽如壹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 茸茸雪花,飄然而下,飛舞如絮,落在大街小巷,落在了田園地頭,落在了蕭瑟的枝頭,落在了壹個個的心上,灑落壹地的潔凈情思。—題記

冬季裏,迎來了雪花,晶瑩剔透中耀著眼,飄飄然然,落落灑灑,素白了遠山眉黛,素雅了近水樓臺。就這麽飄啊飄,飄到春季孕育中,飄揚過了昔年,飄到了念想的紅房子裏,來到我身旁,引來壹場舊詞新調,開始了冬季情思。念妳,眉生壹泓雲水,散落清風流雲,脈脈深刻眉間的朱砂,深深地記憶起風來音起,那場初遇的雪景,潔凈帶著青澀的鑽石能量水情思。

雪天中,煮壹壺念想的酒,淺酌慢吟,颯颯北風,帶來冬天的碎念,想起兒時,蹦蹦跳跳的在雪地,踩呀,踩呀,踩到月兒的照耀的古巷,那兒有漂亮的衣裙,美味的零食,和可愛的小熊熊……壹片片雪花,輕飄過流年的衣襟,在冬裏漂流過念想的海,壹行行於空中飄零,耳畔回旋起最熟悉的 《沁園春·雪》“北國風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那久違了的課堂,那沈香鑽石能量水了的味道!

已去的兒時冬天,已去的獨有味道,怎麽重新演繹,味道也回不到從前。於是喜歡冬天裏下場雪,讓回憶可以隨雪落,飄飄而來,讓舊年的夢幻,再次縈繞指間縫隙,隨雪落入,想起那年那月,會不由的微笑,想起擦肩而過的風景,會倍感珍惜;當壹支懷舊的發髻,再次安然於光陰下,它所有的記憶,是我們用溫暖,靜靜回憶。

昔年舊景,多少人事紛飛,陌路口浮華煙雲,依稀記得,有些心怡的人,幽香歲月枝椏,凸顯風骨,撫過壹頁頁流年的厚書,褶皺的頁腳,瘦梗韶光,盛開束束紅梅,傲然雪域,芙蓉般潔白在心蓮近旁。冬雪滑落壹地情思,眷顧丹楓葉林的壹抹情花,撚花指間的光陰,回顧從前的點點滴滴,徘徊在十字路口,排序壹行行的長情,想起飛舞的記憶,冬雪緩緩落下,壹箋箋的回首。

那空靈清婉的文字迷離著我的情思

水流的地方,我停止飛翔的翅膀,變得有些慵懶。短暫的徘徊,我在判斷此山抵達彼山的糖尿上眼方向和進程。這個過程,足以煙雲盡覽,成就生命的底色。

水裏,幾尾魚兒在悠閑地遊弋,它們因為長在這方寶地,而過上了神仙般的生活。它們染不到塵味,魂清骨淨,自在逍遙。幾盞睡蓮惺忪著初秋的雙眼,貪戀地看著這個世界。荷盤上的清露,載著雲夢般的世事在陽光下慢慢蒸發,無影亦無痕。在匆忙間,我將靈魂藏在某個有蓮花的角落,又飄忽的離去。

陽光傾瀉在水面,逶迤地流淌。那光芒,刺痛著尋夢者的眼睛。再灑落到我身上時,我已漸漸地消融。

輕盈自如地體驗生命的自在。洗去塵埃,我選擇蓮的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形式,存在於這個世界。

手機的音樂播放機裏,朋友在聽古箏《雲水禪心》。天籟一般的絕妙之音漫卷漫舒,營造出空靈悠遠的意境,仿佛天地萬物全都溶在了這一份亦真亦幻的意境之中。

也許該換一種飄逸的心情,在月光下與一個偉岸的HKUE 好唔好背影對望。以水的姿態做一次輕靈的流轉,那時星空亦寂寞,山也無言。而我依舊端坐如蓮,聽天地間起落的聲勢。那樣就不會錯過落花流水的美麗,不會忘記流逝的歲歲年年。

我曉得,今生會有一個與我同老的人,在溫暖幽深的庭院候了我百年。會有那麼一個人,趕長長的路,風雪夜歸,為我壓好被角。掩窗,滿室流瑩的梅花芬芳。

禪樂靜靜地流淌,若一場無法終結的命運。我不禁想起制作這首曲子的人,。不知她現在是否情懷依舊?是否還有未了的塵緣與宿怨?說不定這些年在某個擁擠的人群中,她曾經與我擦肩而過。說不定我們可以做蓮荷般的知己,聽一段高山流水的清音。

聚散天注定,離合總關情。她有她的仙緣,我有我的宿命。寧可一生一世在塵世的對岸偶爾懷想,寧可永遠不要握到那只手。

夢若心蓮,清如水,淨如月,冷寂又宛然。像秋的夜,泛著歲月的塵黃,也散著淡冷的幽香。此時我只是塵世中一朵素潔淡白的蓮,寂寞地花開花落。

經過艱苦的行走,推開那道紅色的門扉,我們到了安陽行宮。漫天的神佛好像都聚居在裏,浸潤著行宮的每一個角落。此刻,我還是夢境裏的我。合什拜各路神仙,我祈望菩提樹上可以落下幾粒菩提子,拾揀起來串成珠子,伴隨我遠走。抑或是尋找一個地方栽種,讓慈悲和禪意在人間流轉。

梵音繚繞,香煙繚繞,煙霧之中,仿佛又進入一個夢境。我看到許多的香客正在點燭燒香,朝拜著佛的方向,朝拜著綠水青山,像是在朝覲生命的過程。心在瞬間靜止。點燭,燃香,我默立在香爐前,靜靜地朝拜,輕輕地叩問。而神佛,是否真的在聆聽?

朝人流的方向走去,他們在撫摸一只佛手。朋友說,觸摸佛手,便可以沾來一年的好運。當雙手握貼上去的那一刻,有一種溫潤,從指端穿過經脈流淌到全身。原來,我與佛可以這樣息息相關、相容。

我抬頭望佛,他悲天憫人的目光將我攝獲。待離開時,我的心會更加空落。試圖駐足,可是朋友頻頻相催。

所有的路都被煙霧層層封鎖,穿過去了,便會荒蕪紅塵的歸路。而我是應該繼續行走?還是該駐足遙望?也許丟落一些沉浮的細節,在紅葉染盡青山的時候,我能緩步歸來。其實,世間所有的路都相似,此山與彼山也只是隔了一縷不算太長的直線。而我,可以將悲涼、蒼涼寫成美麗,將寂寞舞成春秋。

綿綿秋雨讓離別的憂傷在記憶中回蕩沉思

你如那春天的小花,悄悄地開放了,淡淡的花香,淡淡的,真的是淡淡的,卻讓我一瞬間體味到了一種別樣的馨香,吸引我來到你的身邊,走近些,在走近些,卻發現,你是那樣的美。

你如那夏季的綿綿細雨,滴落在我的身上,是那樣的柔滑,悄悄地,你走了,留我一人在那,只剩下回憶,後來,卻發現,你是那麼薑黃的讓我難以忘卻。

你如那秋天的落葉,枯了,黃了,沒事兒,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今後的路,我伴你走。

你如那冬天的雪,悄悄地,飄到我身邊,就在我的身後,一路,而我卻沒發覺,就這樣,我們一起,走完了這人生的漫漫長路…

送你一支玫瑰,不代表我的愛,我的愛,全在我對你的心裏。

真正的愛情,不需要華麗的外表,卻依然那麼美好。

就這樣,把你交給我,我願伴你長久,你願意嗎?

雨還在下著,淅淅瀝瀝的,,在這遺落的季節尋回被淡忘的細節,搜索著那段收獲馨Dream beauty pro 脫毛香的夢。人們的思緒也隨著水面蕩起無數漣漪,滿懷著希望,迎接即將豐收的碩果。

清晨醒來無語的獨步,芳草葉尖滾落的淚珠,似曾回想著那段淡淡的往事,聽著秋風瑟瑟,看那樹葉零落,憂傷的眼神看不出落葉,殘花的淒涼,她們都有靈性,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凱旋榮歸。葉落歸根本就是落葉最好的歸屬,那是她的宿命。

因為春天纏綿的蓬勃,夏天炙熱的繁盛,秋的韻味才更加濃鬱,意蘊深厚,耐人尋味。春天之所以美麗是因為讓人們看到希望,對秋天的癡迷而是因為她的淳樸渾厚與深沉。

收獲即將在望,掩飾不住人們豐收的喜悅與勞苦的甘美。審視秋天博廣的胸襟,思索思緒的變化與四季的輪回,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愛恨交錯不停的輪回,更有多少的無奈。歲月與情懷還需每個人仔細去斟酌品味。

我在漫長的糾結與反省中覺悟到時間其實改變不了什麼的,至少對於放棄一種好的而去相信一種壞的甚至慵懶的求職中介事物是這樣的。我曾經朝九晚五,不會去日曬雨淋,坐在舒適的辦公環境裏,友好的同事關系,雖然工資不高,生活卻也是很愜意的,如果習慣了,時間它能改變些什麼呢?我不知道,也不曾去幻想,因為眼前的景物足夠我安靜的睡去,做足了美夢,只覺得哪怕是睜開眼睛都是件疲憊的事情,都是一件多餘的事情,不必去動腦經想生活的意義是什麼?不必去想,